English

> 正文

温顿·马萨利斯带来爵士教科书般的演绎

2019-03-13 09:39 来源:广州日报 
2019-03-13 09:39:14来源:广州日报作者:责任编辑:崔益明

  作者:张素芹

  昨晚,林肯中心爵士乐团在其灵魂人物温顿·马萨利斯的带领下,为广州观众带来2018/2019广州爵士音乐节最后一场激动人心的音乐会。马萨利斯曾率领林肯中心爵士乐团,于2000年在星海音乐厅演出轰动羊城。19年后再度莅临,他们带来了爵士教科书般的演绎,演奏《蓝色回旋曲》《我来了维吉尼亚》《优雅的女士》《接下来的事情》等曲目,让人们重温了爵士音乐风发展史,也掀起了2018/2019广州爵士音乐节的最高潮。在昨日下午的见面会上,马萨利斯表示:“爵士音乐从一个维度反映了我们的人生,而人文关怀就是音乐的文化内核。”

  马萨利斯的小号让人惊艳。

  现场:马萨利斯的小号让人惊艳

  马萨利斯在见面会上表示,这场音乐会是展现爵士乐发展历史的音乐会。当晚的现场演出,十多位音乐家展现了他们的才华,让现场观众听到了“最原始、最温暖的声音。”

  当晚的星海音乐厅座无虚席。开场的一曲《里程碑》立即将观众带入了欢欣愉悦的氛围。马萨利斯音色和技巧超群的小号一响,更是让人们对“马萨利斯的声音”——这种金属铜发出的最原汁原味的声音叹为观止。即便如此,马萨利斯也不刻意吹奏小号常见的高音来取悦观众。

  事实上,结构严谨的林肯中心爵士乐团的现场演奏,从不推崇英雄主义式的独奏,而爵士乐的即兴表演和独奏,就藏在如制度般严密的合奏当中。

  随后,《渴望》《蓝色回旋曲》《薰衣草雾里的女士》《优雅的女士》等曲目一一上演,这些曲目,有不同的历史年代、不同的创作背景、不同的作曲方式、不同的风格,但在林肯中心爵士乐团的演奏下,都让现场观众深陷其中。

  19年前来广州,音乐会结束之后,马萨利斯吃了很多美食。昨天下午的见面会上,马萨利斯表示:“星海音乐厅让我感觉非常温暖,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很温暖。上次跟我一起来的调音师这次也来了,他至今记忆犹新。音乐厅里的听众也很温暖。这双重的温暖让我印象特别深刻。”

  而昨晚的观众,再度体现了这种“温暖”。每一位音乐家献上自己极具个性的即兴表演段落后,每一曲终了时,现场观众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。终场时的掌声更是久久不绝,有观众激动地表示:“不愧是现代爵士乐演奏的最佳范例,让我体会到了爵士乐的魅力、创作力,还有无限的激情!”

  专访:音乐的文化内核是人文关怀

  19年前,马萨利斯曾携林肯中心爵士乐团来星海音乐厅演出,有些星海音乐学院的学生听了那场音乐会,甚至有人在音乐会后改变专业方向,走上了爵士音乐的道路。

  马萨利斯是美国的音乐外交大使级人物,《时代周刊》评选的世界最有影响力的25人之一。无论是爵士还是古典,马萨利斯都是世界最高水准的代表,他曾9次获得爵士和古典的格莱美大奖及美国国家最高艺术奖。

  横跨古典和爵士,马萨利斯从来不认同“标界”一说。人们通常先知道马萨利斯著名的巴洛克小号,随后才知道他是一个著名的爵士音乐家。出生于新奥尔良爵士乐“第一家庭”的马萨利斯表示:“我的父亲是一个音乐教师,他认为音乐上并没有什么阻碍和边界,我自己在作曲方面也有《摇摆交响曲》,音乐在根本上是一样的,不一样的只是技法。”马萨利斯说,“我们看起来不太一样,但把我们的皮囊和内脏去掉,只剩下骨骼,你会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区别,而一旦进入精神层面的交流,我们更是共通的。”

  虽然如此,马萨利斯也表示:“不能用古典音乐作爵士音乐的参考坐标。就像火锅里可以下各种菜,但每道菜都有它的来源和特质。”

  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几次把马萨利斯写进自己的书里,“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誓言要引导爵士乐界的文艺复兴……这人就是马萨利斯。”对此,马萨利斯表示:“当我们谈到文艺复兴或者爵士音乐,我们不要忘了我们生活在一个需要直面的世界——衣食住行、爱恨情仇。当爵士音乐诠释这些状态时,它从一个维度反映了我们的人生,我从来不是要把它作为一个复兴。”

  林肯中心爵士乐团的历史可以从马萨利斯建立的七重奏开始,“其中不少成员都是我祖父辈的音乐家,这一班音乐家都很有个性,能用独特的方法演奏音乐,同时深具人文关怀,这也是我认为的音乐的文化内核。七重奏中很多人并不是出生音乐家庭,走上音乐的道路也都是因缘际会,但是他们充满了对音乐的忠诚和付出感。”

  想象力在即兴演奏中无比重要

  林肯艺术中心是纽约古典音乐界的中心,同时也是世界最有名的艺术场馆之一。马萨利斯领导的爵士乐团1987年首次在林肯中心演出,1996年成为林肯中心的一部分。对于这个转变,马萨利斯表示:“作为一个音乐家个体,我可以去教学生,但是在机构中这样的作用更大,可以让数百万的人受益。林肯中心有个很棒的年仅23岁的长号手,就是从这个教育机构走上音乐道路的。林肯中心还有爵士音乐的图书馆。”

  “和那么多的音乐家一起,是很兴奋的事情。”马萨利斯说,“乐团对每个音乐家都很重要,每个音乐家都对乐团有荣誉感。演奏过程中,每个成员都很享受创作的过程,大家互相欣赏和尊重,是美妙又独特的过程。每个人都为自己的音乐而生存。”马萨利斯曾见证了很多父辈音乐家为了生存而去演奏,“所以我们很珍惜这样在舞台上演奏的机会。”

  谈到在爵士音乐中的即兴演奏,马萨利斯表示:“想象力无比重要。此外,在不断地学习和练习中,我们要学会那些音乐中无法控制的东西,包括乍现的灵感,把握它首先要有触觉,然后要有尺度,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,太紧会死,太松会跑。知行合一,将脑海中的灵光一现变成演奏中的音符,这是非常难的事情。”

  关于教育,马萨利斯希望年轻一辈首先学会去释放自己,从中学到创意和创新,并且能从创意和自我的释放中,学会尊重他人又能保持独立的人格。“未来遇到困难时,能有自己的解决方法也能获得别人的帮助。”

  见面会现场,有个乐迷拿了一张旧相片送给马萨利斯,“19年前你来广州,演出之后去了一间酒吧。我就是那个酒吧的老板,你在那里拍了照。我把它挂在了墙上,很多人都知道你来过我的酒吧。”马萨利斯表示,爵士音乐在哪里演并不重要,只要能感受到快乐。(张素芹)

[责任编辑:崔益明]

[值班总编推荐] 高温津贴关乎底层权利伸张

[值班总编推荐] 还会有多少古城继续被淹?

[值班总编推荐] 冤冤相报何时了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